首页>>网络科普联盟 字号:
记者赴南极探究极寒原因:多国家面临灭顶之灾
时间: 2012-12-25      文章来源: 扬子晚报      发表评论>>

 扬子晚报记者顾燕与南极的主人企鹅合影。

扬子晚报记者顾燕与南极的主人企鹅合影。

 小红旗是探险队员留下的活动区标志。

小红旗是探险队员留下的活动区标志。



长城站标志石后面的建筑是85年建站时建的,现已废弃。

长城站标志石后面的建筑是85年建站时建的,现已废弃。

 南极企鹅。

南极企鹅。

与南极长城站科考员合影,右二为汪站长。

南极长城站科考员合影,右二为汪站长。

一切恶劣的天气,好像都与南极相关。目前北半球出现极寒天气的现象,国际上主流观点认为,此次极寒天气是全球变暖现象造成的。因为全球变暖,太平洋的海水夏季吸收了很多热量,冬季时很难冻冰,继而影响了北极地区的气压和环流变化,导致极寒天气。而全球变暖,又会使南极冰川融化。

扬子晚报记者在11月下旬至12月上旬,历时半个多月,六次登陆南极大陆及岛屿。亲身体验南极的气候。其实,南极就好像是大自然安放在地球上的一个巨大“智能冰箱”。这个大“冰箱”调节着地球的气候环境,要是气候变暖了,南极冰盖就利用增加冰雪物质的消融去更多地消耗气温升高带来的热能,而当气温升高时,冰川脆性减弱,黏滞度增大,更能长久地与冰盖主体保持连接在一起的整体,抗气温升高。

小资料

21日冬至,代表最冷的冬季来临,当我们对南京0℃以下的温度倍感寒冷时,有一个地方却以这样的温度迎来它的夏季——也只有这个季节,它附近的洋面融冰,船只才能划冰前行,普通人才能登陆。除此以外的其它季节,它的温度都在零下四五十度,最低达零下八十多度。这就是离中国最远的大陆—南极。

走近南极 48小时飞行加35小时航海

南极,是世界地图最下面那白花花的一大片冰雪大陆。对这个年均零下20℃冰原大陆的好奇与探索的梦想,以及挪威“前进号”邮轮开辟首次华语地区南极包船的机缘,催生了记者的这次行动。

从地图上看,通向南极最近的路径,就是从南美洲阿根廷的乌斯怀亚登船。先向乌斯怀亚出发!这里是中国能飞到的最远的城市,被称为“世界最南城市”。从上海出发一路向西向南,12个小时飞到德国法兰克福,再转机飞行14个小时,至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里斯,再从这里转机,飞行3.5个小时,终于抵达乌斯怀亚,空中旅行需要两天两夜48小时!

在阿根廷火地岛的乌斯怀亚,记者登上目前前往南极并可以登陆的最大级别的探险级邮轮“前进号”,记者住在右舷3楼,是这艘豪华邮轮中的经济舱。从舱内的窗户看,黑色的波涛由远处滚滚而来,打到船舷后猛烈弹起,掀起的白色浪头已越过我们的舱位。记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心一会儿拎起,一会儿放下,约35个小时的航行,这样的状态要一直持续!

事后记者才知,因为晕船,许多人硬是不吃不喝在床上趴了30来个小时,最严重的竟多次挂水,一次就花了3000挪威克朗,约等于3000元人民币。

“智能冰箱” 南极就像“智能冰箱”,调节着地球气候

记者此次南极之行在南极停留了四天,四天只有一天狂风怒吼,气温在零下6℃,人似要被风吹倒,其它三天都风和日丽,气温在0℃左右,并没有给记者以更多的极寒体验。甚至有同行的团友特意赤膊在雪地留影,好像要以此证明和抗议“全球天气变暖。”这是寒极和风极的南极吗?探险队员们说这纯属幸运。普通人到南极能否顺利登岛是望天收的,只要气候异常或有潜在危险,探险队就会取消登岛。

在体验到南极的好天气后,有人提出是否与“全球变暖使南极冰川融化有关吗”?记者在出行前看到有电视台播发了一部有关南极冰川完全融化的片子,有学者给出非常可怕的计算,如果面积1300万平方公里、厚度2000-4000米的南极冰盖融化,海洋洋面将上升50-70米,地球上许多海洋国家、沿海城市将面临“没顶”之灾。网上还有人就此画出南极冰川融化后的新的“世界地图”。

对此说,与记者同行的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所研究员、著名冰川学专家张文敬先生不以为然。他告诉记者,据他们的多年研究,由于南极冰盖属于大陆型冷性冰川,活动层以下的冰温都在-30℃以下,要让如此低温的冰体融化解体,首先要依靠升高的气温将厚达几千米的冰川冰温度从零下30多度提升到融点温度即零温状态,此外还需要更多的热量将0℃的冰化成0℃的水。南极就好像是大自然安放在地球上的一个巨大“智能冰箱”。这个大“冰箱”调节着地球的气候环境,要是气候变暖了,南极冰盖就利用增加冰雪物质的消融去更多地消耗气温升高带来的热能,以免地球变得更热;而同时,当气温升高时,冰川脆性减弱,黏滞度增大,更能抵抗由于海水顶托作用下的断裂威胁,更能长久地与冰盖主体保持连接在一起的整体,这对于冰盖体的冷能储备,抗气温升高而增加消融强度的能力无疑是有所裨益的。所以,正是由于南极冰盖和格陵兰冰盖的存在,尽管全球气温在升高,但冰川是不会完全融化的。

张文敬还说,无论罗斯冰架,还是所有的南极周边陆棚冰,受海水的浪蚀和顶托作用终究是要脱离南极冰盖主体而融入大洋之中的。不论气温升高还是降低,它们都要缓慢地、不间断地沿着这条运动学的法则走下去,由此控制着冰盖自身的规模并不断地向大洋补充着水源。

此外,有关南极冰川在增加还是在融化的争议也不断。位于东南极洲的澳大利亚戴维斯科考站钻取的冰核显示,冰的厚度达到了1.89米,而自1950年代科考站建立之后冰的平均厚度是1.67米。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一份报告中指出,南极“最近几十年气温大幅下降”。美国宇航局指出,冰川崩解属于自然现象。

张文敬对我们说,对地球上类似南极“智能冰箱”的大自然自动调节功效,我们要有信心。

扬子晚报记者走进中国长城站

长城站站长说:“拿扬子晚报合影可以”

前进号驶近南极半岛后,浮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不一会,就看到一些覆盖着冰雪的岛屿,绵延起伏。又过了一会,在海上航行完全没有信号的手机突然响了,短信接踵而来,原来前进号已接近位于西南极洲乔治王岛上的菲尔德斯半岛上的中国长城站,长城站是我国为对南极地区进行科学考察而在南极洲设立的第一个常年性科学考察站。

离开前进号换乘登陆艇,在浮冰间穿行,不一会就靠岸了。白茫茫的雪地上,除了长城站那醒目的建筑物上的五星红旗外,就是地面上的一面面小红旗,那是探险队员先行来到这里做出的标识。

最让记者感到亲切的,是长城站的汪站长带着他的3位同事,已站在登陆点迎接我们一行。他们刚刚越过了漫长昼夜冬季,见到我们的兴奋和热情程度似乎不亚于我们见到他们。记者从背包里抽出一条早已准备好的红色条幅,站长看到,颇为警觉,忙问上面写的是什么。他说:“我们有规定的,不能随便做广告。”可他一看到是“扬子晚报”四个字时,立即乐了:“拿扬子晚报合影可以。”一边的几位长城站队员都主动上来合影,他们自我介绍说,虽然都不是江苏人,但全都知道“扬子晚报”。(记者 顾燕/文 顾德宁/摄)

网友留言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热评
尚无评论




版权所有: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科普联盟·2004 京ICP备05020248号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号,中国科技会堂1508房间 邮政编码:100038
未经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